现在位置:主页 > 金沙注册平台 > 岛故事②|在《岁月神偷》取景地边的“垃圾堆”中找到香港社会的

岛故事②|在《岁月神偷》取景地边的“垃圾堆”中找到香港社会的

作者:admin ? 时间:2017-12-13 ? 浏览:人次

  这是港产电影《岁月神偷》里的一句经典台词。我带着外国朋友走到电影取景拍摄地永利街,给他讲述电影里的故事。

  那是一条安静而隐蔽的小街,全街只有九幢老唐楼,都是建于上世纪50年代战后时期。2007年,该地段被纳入香港市区重建局发展计划草图内,差点儿被清拆。后来电影《岁月神偷》在永利街取景,拍摄模仿深水埗的旧社区。电影在海外获了很多大奖而声名大噪,这条街弄在关注人士极力争取下被保留下来。

  从前,这里是小型印刷厂集中地,曾辉煌一时的印刷铺随着印刷行业没落而早已倒闭,如今的永利街就如一个布景板,除了因电影慕名来拍照的市民和游客外,平时几乎无人问津,更不会有人追忆她曾经历过的一甲子岁月。

  离开的时候我在街头站了一会儿,看着街牌,心里有点唏嘘。就在这个时候,街牌后的四个字“游误工房”,映入我的眼帘。

  “我想进去看看。”我带着朋友,直接穿过蓝色的铁闸,走进这家位于永利街和城皇街交界处的小地铺。

  “游误工房,意思就是不务正业的人游戏人间的地方。”一位梳着灰白色马尾辫子、身穿白色T恤衫的中年男子向一个客人介绍。他的造型像个艺术家,随意又有点儿不羁,神态和内地校园民谣歌手老狼很相似。直觉告诉我,这个人有故事。

  小铺不算大。旧式吊扇下开着一盏薰的灯,地上铺着花纹地砖,架子上摆满了旧书旧物,还有几张我在奶奶家见过的老式木椅子。再往里走一点,有一张标示着“教学适用”的“三国鼎立”地图贴在墙上,还有各种各样的古玩、古董钟、古老电话、照片、明信片、茶具等等,有些放在架子上,有些堆在地上,但乱中有序,摆放得很有规律。

  我轻轻翻阅了一下其中一个书报架,里面几乎都是绝迹的旧杂志、二手美艺书刊等。每一本的外面都有塑料袋包着,标上了价格。置身旧物当中的还有一只灰色的小胖猫,她睁眼瞄了我一下,挪动一下身体,继续睡觉。午后初冬暖阳下,最适合午睡。

  一个米的机器吸引了我。不,应该说是机器上贴着的一张手写的小纸条:“欢迎查询我是什么。”那是旧工厂用来打印账单的手动机器,那张纸条打开了我和“老狼”的话匣子。

  “当年我觉得我要学的都学会了,就离开了广告界,后来误打误撞进了电影行业。那个年代流行拍动作剧情片,我们负责拍特技效果。”他说的“那个年代”,是上世纪80、90年代,当时工厂工人的月薪大约为3500到5000港元,而冯永权当时的日薪就有3000港元。没钱万事不能,但有钱也不是万能。

  “我们每天早上七点开工,一直拍戏拍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。以前香港有很多公共浴室,我们在公共浴室简单洗个澡,睡几个小时,第二天又开工。辛苦不要紧,但当拍电影变成一种不讲求素质、纯粹流水式工序时,我觉得我应该要离开了。”

  上世纪80年始,香港经济腾飞,市民整体生活水平提高,精神消费额也剧增,形成庞大的电影市场。那是香港电影最蓬勃的时代,一年可以出产三百多部港产片,平均每两三天就能拍成一部电影。就在这个时候,冯永权选择离开电影行业。

  “我当时就预见到,港产片发展很快会走下坡路。那时电影产量已经泛滥,没有剧本的电影,只要能请到知名演员参与拍摄,那部电影就可以卖座。我上班一个小时看一次手表,上班就在等下班。我知道,我不能再留恋这样的日子了。因为人生有太多事,比钱重要得多。”

  辞了职,卖掉了当时用来通讯的“大哥大”手机,离开了重复又重复的生活,冯永权走出了自己的舒适区,却不经意找到游误的方向。

  “起初我只是因个人爱好迷上收藏旧物,后来家里旧物越来越多,从相机、画报、古董钟表等什么都有,我就开始找地方售卖。当大家都知道你开店卖旧物,‘藏品’自然送上门。朋友不会问我要什么,因为他们都知道,凡是有趣和特别的我都要,所以我常常自嘲,我就是个‘收垃圾佬’!”说罢,他哈哈大笑。

  冯永权还有一个数千呎(1呎等于0.3平方米)的工作室,他把它命名为“垃圾场”。慕名而来的人多不胜数,不过很多人都曾被他拒诸门外。

  他可以免费捐赠旧物给保育团体做有意义的展览,也可以租借“垃圾场”和宝贝古玩给学生拍摄作品:“只要你是个有心人,为艺术为电影为保育为文化努力打拼,我这儿的东西,都可以免费租借给你,甚至随你任意取。”

  “很多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很‘火爆’,不会轻易惹我。”他说,他凭客人看旧物的眼神,就可以判断对方是不是个有心人。“曾经有朋友介绍客人来我店铺,第一句话就问“可不可以便宜点?能不能打折?我下次会给你很多生意的!”我最讨厌这些人,我要不就直截了当把他赶出门,要不就把原本一百元的旧物说成一千元甚至一万元!但如果你是个惜物人,一万元的古董我都可以一百元卖给你。”

  这些年,冯永权一直身体力行,帮助他人达成愿望,“游误工房”也会租借给有心人办展览、作工作坊、品茶会等,希望让“游误们”在这里细味人生,为老城区创造生命。

  “游误工房”外,城皇街上有一排沿石阶而建的木长椅,有人牵着小狗在聊天,有人喝着咖啡听音乐,有人捧着画画本画速写,有人沿着石阶上下跑步。这里犹如闹市的后花园,载着有梦人的故事,见证着这座城市的发展。

  我答应冯永权,以后会常去看他。他说:“我穷过,富有过,但我从未争名逐利。我希望,香港人可以在这些‘垃圾堆’中,找到社会的人情味!”

  号外号外,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!行政命令有多强,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是XX你就坚持60秒!

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:http://yLqzy.com/jinshazhucepingtai/117.html上一篇:上一篇:江门港将停航七个月可乘专车经中山港往
下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